谁决定了你的default人生—手工制作vs艺术创作

“我真不会画!” “我画的真丑!”听到很多人很自然的说着自己和创作这样的关系,我相信听起来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艺术好像是很小众的一群有天分的人在做的事情。“远古时期,人类就在洞穴里画壁画了,画画是一种自然的人类表达,每个人都有想要表达自己的愿望。监狱里的人苦闷起来,牙签,蜡都可以拼凑成艺术品”不管我怎么帮画画,创作找原始的,平凡的理由,总是有人很确定自己就是不会画。 (以下图片是美国监狱有人用纸和牙签等材料做成的西洋棋棋子)

有位个案他本来很抗拒在治疗中画画,直到他看到我们艺术治疗学校网站上这个故事。幼儿园的时候如果老师问谁是小画家,每个人都争相举手,谁喜欢跳舞,很多小朋友都会开心并且骄傲的说,我喜欢!这样的提问从幼儿园,到小学,差不多到了4,5年级的时候,同样的问题就再也得不到这样热情的回应了。酷酷的五年级生会很冷静的看着老师,觉得老师问这个问题好丢脸,就算我喜欢我也不承认。或者更令人惋惜的就是这些曾经热情的想要表达和创作的小小灵魂,在这短短几年里学会了“自己画的不够好,既然画的不好就不应该再创作下去”这件事情。想要画是天生的,不想要画是后天学来的。

我最常需要说的“艺术治疗不是美术课,线不需要直,圈不用圆,画的东西不需要写实,不用跟自己的想象一模一样,别人看不懂没关系,你自己懂就好,如果过程中能够真实感受自己最好。”艺术治疗注重过程还有象征性。画出来的东西就算是在纸中间点一个点,我都觉得有趣之处在于,“你怎么点在中间,不是旁边,不是角落啊?”“你在把这个点点下去的时候什么感觉啊?”跟我信任关系好的个案会大笑,“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言下之意就是,我点个点也要被问一大堆问题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但讲一讲发现,原来点在中间的感觉,跟点在角落的感觉还真是差很多啊。

小小孩不需要很多鼓励就画的挥挥洒洒,大朋友需要一点点的肯定就很快建立起信任的关系,而大人有时候需要的时间真的是要看缘分。有时候需要的是长时间的探索,或是生活中痛苦的累计,或是跟治疗师的某种能量的搭配,才开始慢慢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原来有一个苛责,判断,否定自己的想法和声音。这个声音不但画之前出来,画的时候出来,画完了还在,它几乎无处不在。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不一定来自于当时自己的真实体验,而是一个default, 预设态度。了解了这件事才似乎突然从一些懵懵懂懂的感觉中慢慢的开始往岸上游。所以让一个成人真的开始自发的去感受自身改变的开始是好难的一件事情。

而到了老年这样的自我认知更加是根深蒂固,如果想要把交织复杂的根拔出来可能会很严重的威胁到这棵树的生存状态。所以在跟老人家工作时我慢慢了解到,除了创作过程中可以一再的给予鼓励支持和协助,让她们可以忘却身体的不适,投入到一个没有评判的空间畅游之余,创作的成品是好重要的一种自我肯定。要想好好的老去,真的要在年轻时多帮助自己把生活看透些!不然各种疾病找上身,周围的人慢慢的死亡离去,每天要承受眼前的功能丧失,自我角色的层层剥落,还有家人朋友的生离死别。可以完成一件事,可以创作出一个让他们有自豪感的小东西变得好重要。于是在跟老人家工作时,我开始慢慢扮演起多一些手工小助理的角色。

我尽量的在网上找步骤不超过5步的手工作品或是简易水彩画。每次一定自己先尝试,想象着他们肿肿的手指,在哪些步骤会很难操作,如何去替换成一些更适合他们目前能力之内可以做到的方法。我需要准备多少,又应该留多少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尝试,失败和解决的空间。有时候我担心,这样一步一步的教,好像很死板,牺牲了艺术治疗的一些精髓,可后来一次又一次,我发现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

(下面的照片是我有一次用白蜡笔先画图案和名字,然后用水彩涂色,最后选一些彩色纸贴边装饰,这个是比较复杂的一个创作。)

不管是折纸,做书签,还是画画,没有一个人做出来的东西跟我一模一样,更酷的是没有一个人的跟另外一个人一样。她们的自发性让我每次都更加深了我对于创作和艺术治疗的了解。有位婆婆每次参加都有些焦虑的一定要坐最前面,等待其他人到来时,她会要求我先告诉她怎么做。就算我在跟别人打招呼或是闲聊,她都会禁不住打断我让我更注意她。而有趣的是,当我真的开始希望大家可以比较同步的一步一步进行时,她看看我的成品样本,自己就完全投入到过程中,埋着头一句话都不说的开始自己做了起来。45分钟后,她再抬头就已经靠自己的摸索做好了。

(下面的照片是婆婆的创作,作为对比,她发挥了很多自己的创意)

从小到大到老,对于画画,创作和自我表达的态度好像是我们生命轨迹,自我发展的一个缩影。从对什么都是欢迎开放的,想要尝试的态度,到慢慢的把选择性缩小,甚至封闭自己,有时候又过度固执的抓着一些曾经得到肯定的东西不放手,以为那些被看到的部分就是真正的“自己”。流动的生命只好每天提醒着那个海市蜃楼般的自我,帮倒忙的为每个人累计出心中最根本的不安全感。如果风里浪里的终于来到了老年,还没有机会可以偶尔跳出这个轨道去感受一下非“default 预设态度” 的人生,人生可能也真的就止于一场手工制作。跟随着步骤,在哪个环节不晓得是瞬间创意的小火花,还是因为关节炎手抖了一下,就画了一片不一样的叶子。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