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大象

上个月在多伦多参加一年一度的加拿大艺术治疗师大会,主题是艺术治疗和帮助被压迫的边缘族群的工作。在加拿大不长的历史中,一讲到被压迫的群体, 很多人立刻想到的就是原住民。协会也请来了几位活跃在社会运动的原住民长老跟我们分享他们在社会运动,教育等领域进行的工作。

在开场过后,有另外一位 Key Note Speaker 叫做 David Kussack。在治疗师的行业,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 记得在UBC读大学时,上百人的心理学大课,放眼望去90%都是女性。在这样的行业里,我们读的文献,看的教科书,读的著作却大部分都是白人中年男性的作品。在学术的领域里,女性是多么弱势的群体。而很讽刺的,在这个讨论被压迫的弱势团体的艺术治疗大会,在座也差不多90%都是女性治疗师的场合, 我们还是这样坐在台下,聆听着这位中年白人男子的演讲。

对于这样的dynamic, David作为优秀的治疗师非常清楚了解,所以他一上台,放在投影仪上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这个大象。

在英文中有一个说法叫做隐形的大象。意思就是在一家人或是两个亲密的人之间有一个每个人都知道的秘密,或是难以启齿的事情。大家聊着不痛不痒的东西,表面上和乐融融没有冲突,但是心里却都被这个巨大的沉重的心事折磨着。在一个房间里,这个难以启齿的事情就像是一只隐形的大象占据着所有人心里的空间。而他作为白人男子的身份,这个在过去的北美历史和今天的北美历史上,都是做为一个强势的,有特权的,有声音的角色代表,就是今天这个会场大家心里的大象。

看到这个大象,我被他的这份敏感和mindfulness感动。他是一位长期在监狱里和犯人工作的学者和治疗师。他谈吐风趣幽默,很支持治疗师们到各地的监狱去尝试。这样的提议让我不禁猜想,他作为一个白人男子,和我们在座的上百位多数是年轻的女性治疗师比起来,在监狱工作时会有什么相同跟不同的体验。性别,年级,种族,外表,身高(David 很矮,他一直拿自己的身高开玩笑。传统来说,高个子的人容易给别人压迫感。)这些跟着我们一辈子的东西在和个案接触时都无时无刻的影响着关系里的互动跟能量 (dynamic)。不要说治疗关系,这些identity跟着我们每一天,也都影响着我们生活里跟每个遇到的人之间的互动。

生活里常常会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对话。而需要去进行这些对话的对象都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很多家庭采取我不问,你不要说,我们不去处理那些困难的问题,就可以保持表面的和平。这样的态度让本来想要更接近彼此,相爱着的人越走越远。

心理治疗是一个名词。大家很多时候都觉得我没有病不需要治疗。其实心理卫生有教育,预防和治疗三个部分。自我的了解和探索帮助你去看到自己生活里的那些隐形的大象。 放生这些大象,我们才能真的做自己内心空间的主人。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