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先生的催眠分享

今天帮沃先生催眠。他想看一看小时候的自己,看能否在记不清的過往裡,找到影响今天的他的契机。

进行放松时,沃先生不斷的舔嘴唇。我一层一层的引导,把他往更深层的地方带领。确认放松后,我们开始时空回溯。很多过去的景象在他身边一幕一幕跑过,最后停在他小时候读书的学校大门。铁门后站着母亲,微笑著送午餐给他。在這裡我觀察到沃先生默默的开始流泪。我問他,母亲是否有說些或想些什麼。沃先生在这里和母亲相处,感觉到了母亲的感受,是當年母親未對年幼的沃先生表现過的。我们在这里讓沃先生跟母亲相处,陪伴自己,感受回忆里面母亲的努力。最後,沃先生带着这种对母亲更深刻的理解和感悟回到现在。

在催眠后的分享里,我提到了舔嘴唇的事。沃先生说他嘴唇很干,又知道我正看著他,所以會有這個動作。在催眠治疗中,口干是一种接受催眠引导的表现。而有時候人的意识会用一些方法防止潜意识里的东西浮现,象是 突然开始干咳, 身体哪里痒想要一直抓,鼻子突然开始过敏。说不定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被触及了,当事人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所以有这样一种类似自我保护机制的反应。對於沃先生而言,舔嘴唇便是一種自我意識強烈的表現。同樣的,沃先生说他一开始放松时就感觉到了一种默默的忧伤,眼角濕潤,但他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因此不想让眼泪这么快流下来。這說明他的自我意识还是比较强。

因此,在這次催眠中,沃先生呈现出同時帶著自我意识卻又接受催眠指引的表现。对于沃先生来说,舔嘴唇或忍住眼淚是一种去缓和过程发生的太快的意识层面的判断,而他的体质却对催眠是非常敏感和接受的。虽然他的自我意识仿佛一直跑出来,身体却对于催眠的指引有着很快而且很深的感应。在这种冲突中,他感受到了震撼和强大("It’s very powerful")的催眠体验。 这也算是一个例子,说明在催眠过程中,案主有很多掌控权可带领和影响这个体验。

#催眠童年母亲潜意识自我意识催眠敏感度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Email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Book a Free 15 min Consultation

电邮查询或预约15分钟免费咨询

April Jiangge Li BA, DVATI, CHT
Art Therapist
Certified Hypnotherapist
Serving Greater Vancouver BC Canada
in English, Mandarin and Cantonese
778.885.4354
李江歌 BA, DVATI, CHT
艺术治疗师
认证催眠师
以英文,国语,广东话服务大温地区
778.885.4354
Locations 溫東診所:
7667 Nanaimo Street,
Vancouver, BC, V5P4M6
 
Locations 溫西診所:

204-2786 W. 16th Ave.

Vancouver, B.C. V6K 3C4

 

©  April Jiangge Li, Hypno-Art Therapy, 2014. Do not reproduce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April Jiangge Li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