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先生的催眠分享

今天帮沃先生催眠。他想看一看小时候的自己,看能否在记不清的過往裡,找到影响今天的他的契机。

进行放松时,沃先生不斷的舔嘴唇。我一层一层的引导,把他往更深层的地方带领。确认放松后,我们开始时空回溯。很多过去的景象在他身边一幕一幕跑过,最后停在他小时候读书的学校大门。铁门后站着母亲,微笑著送午餐给他。在這裡我觀察到沃先生默默的开始流泪。我問他,母亲是否有說些或想些什麼。沃先生在这里和母亲相处,感觉到了母亲的感受,是當年母親未對年幼的沃先生表现過的。我们在这里讓沃先生跟母亲相处,陪伴自己,感受回忆里面母亲的努力。最後,沃先生带着这种对母亲更深刻的理解和感悟回到现在。

在催眠后的分享里,我提到了舔嘴唇的事。沃先生说他嘴唇很干,又知道我正看著他,所以會有這個動作。在催眠治疗中,口干是一种接受催眠引导的表现。而有時候人的意识会用一些方法防止潜意识里的东西浮现,象是 突然开始干咳, 身体哪里痒想要一直抓,鼻子突然开始过敏。说不定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被触及了,当事人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所以有这样一种类似自我保护机制的反应。對於沃先生而言,舔嘴唇便是一種自我意識強烈的表現。同樣的,沃先生说他一开始放松时就感觉到了一种默默的忧伤,眼角濕潤,但他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因此不想让眼泪这么快流下来。這說明他的自我意识还是比较强。

因此,在這次催眠中,沃先生呈现出同時帶著自我意识卻又接受催眠指引的表现。对于沃先生来说,舔嘴唇或忍住眼淚是一种去缓和过程发生的太快的意识层面的判断,而他的体质却对催眠是非常敏感和接受的。虽然他的自我意识仿佛一直跑出来,身体却对于催眠的指引有着很快而且很深的感应。在这种冲突中,他感受到了震撼和强大("It’s very powerful")的催眠体验。 这也算是一个例子,说明在催眠过程中,案主有很多掌控权可带领和影响这个体验。

43344_1.jpg

#催眠童年母亲潜意识自我意识催眠敏感度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