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蚂蚁般强壮的艺术治疗师

一边肩膀横跨着自己放钱包,手机,水的私人包包,另外一边歪得象是泰坦尼克号沉船前般的肩膀,勉强的挂着一个装满了颜料,画笔,帆布,图画本,剪纸等媒才的大包包。双手当然不能闲着,捧着一个放了6磅重的沙子的塑料盒,一袋砌沙子的玩具模型,再用多出来的手指夹住一把粉红色的乌克丽丽。 从车上把这些东西搬到个案家门口,每次我几乎超越人体极限的行头都不太一样。 在脑海里想像此时自己大力士的样子, 不禁笑了出来, 笑自己这般狼狈,还有笑作为艺术治疗师象蚂蚁一样把艺术媒材搬来搬去的常态。还记得在当学生时,每次拖着好沉的破行李箱在路上,冬天下雨下雪,有时候碰到没有方便轮椅使用通道的天梯般的台阶,真的很想掉头回家。 为了不同的原因而可以在方便个案的空间里做艺术治疗,不能因为嫌麻烦就忽略一些可能很有帮助的材料。今天的client是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小朋友,自闭症英文是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缩写ASD。Spectrum光谱指的是征状有社交及沟通上的广泛性异常、异常局限性的兴趣、高度重复性的行为。 刚开始的时候, 我在这个小朋友中眼中是一个透明人,后来因为这把粉红色的乌克丽丽我们之间有了一座桥梁。它让我可以最起码得到他的注意,然后再把这份注意从乌克丽丽转到我身上,再转到选一只画笔,画一个圆。。。虽然我现在在她心中有了一些地位,不用再靠这把$30块钱买回来的小吉他拉关系,但我还是为了保持某一些固定性和安全感而与它同进退。 在需要安抚他情绪时弹一弹“一闪一闪亮晶晶”,心里感叹着艺术和音乐那种对人们与生俱来的安抚的作用。

#艺术治疗绿巨人乌克丽丽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